做‘七’習俗

按照古代的喪俗,靈柩最少要停三天以上。據說是希望死者還能復生。三天還不能復活,希望就徹底破滅了。實際上停柩的時間長,是由于當時喪禮繁縟復雜,尤其是天子諸侯,需要浩大的陵墓和大量隨葬品,需要耗費大量的人力和時間。另外,父母死后應該合葬。父死不知母墓,母死不知父墓,都要把死者暫時殯起來,等找到父墓或母墓時再進行合葬。這樣靈柩停放的時間就很難說了。

近代以后,靈柩一般都在”終七”以后入葬。人們認為,人死后七天才知道自己已經死了,所以要舉行”做七”,每逢七天一祭,”七七”四十九天才結束。這主要是受佛教和道教的影響。

佛教認為,除罪大惡極的立即下地獄,善功極多的人立即升天,靈魂一般并不能夠馬上轉生。沒有轉生的亡靈不是鬼,是在死后至轉生過程中的一種身體,等待轉生機緣的成熟。所以,人死之后七個七期中,孝屬或親友如果能請僧人來為他做些佛事,亡者即可因此而投生到更好的去處。所以,佛教主張超度亡靈最好是在七七期中。如果過了七七期之后,亡靈托生的類別已成定案,再做佛事,就只能增加他的福分,卻不能改變他已托生的類別了。如果一個人,生前作惡很多,注定來生要托生畜類,當他死后的七七期中,如果有孝屬親友為他大做佛事,使他聽到出家人誦經,當下懺悔,立意向善,他就可以免去做畜牲,而重生為人了。而道家也認為超度度亡靈最好是在他”七魄”沒有散盡之前。

“做七”期間的具體禮儀繁多,各地有各地的做法。在廣州一帶,舊喪俗中的第五個七天,必須由外嫁女回來,這一天的費用完全由外嫁女負擔,如果死者沒有外嫁女,就由外嫁的侄女或侄孫女來做。人死后的第一個七天、第三個七天和第七個七天,叫做”大七”。在這一天祭奠中有”走七”的習俗,就是說在這一天的祭奠中,外嫁女兒和媳婦們,每人各自提一只燈籠,在規定的儀式中飛也似地賽跑,爭取第一個跑回家,俗稱”爭英雄”,認為這樣死者靈魂能庇佑降福。因為人們認為人雖然死了,但靈魂仍然和活人一樣有情感。

做七一般由女婿主持。在浙江一帶,主持”做七”各有不同。杭州地區女婿來操辦”五七”而在臨安和寧波等地方,則由女婿做”六七”。?? 在”五七”的前一夜,很多地方都流行搭”望鄉臺”。傳說,死者只到那天才知道自己已經死了;就會在陰間里登上”望鄉臺”眺望陽間的家室,會見親友。杭州人習慣在臺上放置一件死者的衣衫,上面罩把傘。而蘇州一帶的地方,在這一天的五更時分,子女們打開大門向西連續大喊三聲:”某某回來吧!”然后向靈前痛哭,同時端上事先準備好的酒菜,設奠祭祀,叫做”五更夜飯”,這個儀式就是”喊五更”。天亮之后,喪家就請店事先用花紙扎一座住宅,門窗、廳堂、庭欄、井灶等十分齊全,給人觀賞之后,用火燒盡,據說這樣可以使死者在陰間有房可住,這叫做”化庫”。現在則把紙糊的家電焚化給死人,好讓死者在陰間也過上”現代化” ? 的生活。到了四十九天,便要做”斷七”。斷七過后就出了孝期,喪家都很看重。親朋好友參加”斷七”禮儀活動。”斷七”這一天,請道士和尚來做道場,美其名曰”保太平”。因為這一次則是為活人祈禱。念經拜懺之后子女們便脫下喪服,換上常服。

在中國南方一些民族中,”做七”期間還有一種”娛尸”的習俗。土家族在留置靈柩期間,每十二天舉行一次隆重的守靈儀式,本村和外村的青年男女聚集在喪家的房屋后,吹拉彈唱,跳喪舞,借以談情說愛,選擇對象。跳喪舞,又叫做”散憂禍”、”打喪鼓”,它是土家族祖先巴人早在兩千多年多年以前發明的一種民族舞蹈,后來土家族的子女們就一代一代地把跳喪舞傳承了下來,流傳至今。人死以后,尤其是長輩百年歸天以后的第一個晚上,喪家就開始了這種跳喪舞的活動。被請的歌師傅一人擊鼓領唱,還有兩人幫和,邊歌邊舞,圍著棺材一跳就是幾個通宵。跳喪舞是要給死者家屬減輕悲痛,解除憂悶,以達到哀而不悲,傷而不痛的目的。